3月9日

又开始了正常生活: 吃能量棒和脱水快餐,野外住窝棚或帐篷,以及睡袋。。。昨天住进房间,不一会,我和室友德富(Dave)都喊热,窗子没法开,于是开空调,把温度设在摄氏10度,于是觉得舒服了。晚上盖被子,习惯把被子裹紧,结果半夜醒来,满头大汗,把枕头浸湿,迷迷糊糊换个枕头接着睡。

做梦梦见在纽约法拉盛买车票去登山口,一个长得鬼头鬼脑的人票卖给我之后,要我去曼哈顿唐人街去搭车,我和他争辩应该在法拉盛上车,他却要我去更远的布鲁克林八大道坐车。我大怒,追打他,他逃上高高的窗台上站着不下来,我捡石头打他,打了几下,黑暗中看不清打中没,于是又捡了块大石头,正准备狠狠砸过去,突然闹钟把我叫醒。真及时啊!要是再晚一会儿,这一石头砸过去,砸出人命,这AT岂不就黄了?[呲牙]一把年纪,咋还火气这般大捏?

昨天吃了牛排,今天状态果然好,早上9点45才上路,下午5点到了一个叫深沟deep gap的宿营点。大约22公里左右吧。是我迄今走得最多的一天。现在的地方,距离前几天一起走的小伙伴们差半天,而这两天一起走,一起住店的伙伴们,则在离我两小时的地方早早扎营了。我又成了一个人自己走了。

早前的小伙伴中,Steward英国人,大学毕业去俄罗斯教书两年,存钱来走AT。他的女伴,一个白人女孩荷丽,大学没读完就去欧洲工作旅行几年,回来完成学位,然后开始走AT,还有来自新奥尔良的亚当斯,还有阿历克斯。。。,他们腿快,迟早会远远跑在前面,所以每次早上离开,他们都会问我是否会跟上,得到肯定答复后,他们就一阵高兴。没想到一顿牛排让我失去了他们。这几天的伙伴年纪比较大,三张老K54岁,亚特兰大人,做广告公司的,开朗,热情,能言善辩但心底善良。昨天的室友德富,外号行走的幽灵,乐于助人,但总是心思重重。昨天餐馆吃饭,我恨不得吃双份,他只吃了半份不到,昨晚他睡不好,半夜起来,早上向我道歉,说担心打扰我。其实我睡得死死的,什么也不知道。他这种状态,我担心他走不下来。其实大家都在努力,在坚持。走不下来撤退,大家也不会觉得很丢脸,只会为撤退者感到遗憾。毕竟走AT的人百分之90都会因各种原因退出。即使坚持到最后的,也谈不上是胜利者,只是完成各自的心愿而已。

他们4点不到,在一个山脚下扎营。我看看时间还早,水也足够,于是决定再赶一程,到前面扎营。就这么跟他们告别了。以后路上,多半不容易再见到。临离别,三张老K对我说,他以后不敢再叫我老狐狸了,得叫我公牛(Ox),说走起路来像bull一样勇猛直前。我大笑,希望能一直笑到最后。

年轻时爱读有点玄的东西,比如五灯会元,景德传灯录之类的书。一直记得和喜爱其中的一句偈语: 云在青天水在瓯。地上一瓯清水,天上一朵白云,云偶然映照在水中,这就是缘,云舒云卷,再也不会回来,清水依然在瓯中地上。人生缘分,亦皆如此。AT路上,不断认识新朋友,然后不断分手。相逢是缘,分手亦是缘,云在青天水在瓯。

西域老狐

05/29/2016 - 17:16

Scan the barcode to share this story!
Not a member? Sign Up here
Enter your 玛雅索亚 username.
Enter the password that accompanies your username.
扫一扫,即可分享网页!